•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园春色
  • 最新排行

    脱衣麻将7三小三之乱上

    发布时间:2020-03-17 00:00:30   


    回到麻将社,小卉看我回来,马上问小薇说要喝什么,她可以帮忙买,小薇和玲玲说出她们要的饮料后,小卉也要我跟她一起出去买。

    在前往超商的路上,小卉问我说:“喂,你刚刚怎么抽烟抽这么久?”

    “喔,因为刚刚抽到一半肚子痛跑去拉肚子啦~”我找借口骗说。

    “是吗?可是我看你好像流了不少汗?你该不会背着老娘偷偷去找那不要脸的狐狸精吧!”小卉表情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我。

    “靠!你想太多了吧,小薇还在学校,最好是我敢在这时候去找筱仙啦!而且厕所里又没风扇,我当然会流汗啊!”我急忙反驳说。

    “好啦~人家只是好奇问一下而已,你干麻那么紧张啊?”小卉笑着说。

    看小卉没起怀疑,我内心才松一口气,只能说小卉的第六感还真是敏锐,居然能感应到我刚刚背着她们做的事情!! 囧rz

    “哼哼~你拉我出来有什么事?不会只有要我陪你去买饮料吧。”我装不耐烦的反问小卉。

    “嘻嘻~小武还真聪明,知道人家还有其他的事。”小卉趁四下无人,偷偷抱着我笑吟吟的回答。

    “那有话快说,我还想赶快回去社办看书啦。”

    “咯咯~那正好,小武哥哥你可以不用这么急了,因为人家正想要你期末考故意考烂一点呢!”小卉诡异的笑着说。

    “靠!你要我期末考考烂?那我暑假不就要留在学校暑修!?”我讶异的反问小卉。

    “当然啊,这样小武哥哥才有正当的理由留在宿舍陪人家嘛~”小卉像猫一样温驯的撒娇说。

    听到小卉的解释,我才恍然大悟这淫娃心里打的如意算盘!

    “哼哼~原来是这样,我看你这骚货等正宫娘娘放暑假回去等很久了喔!”我调侃小卉冷笑说。

    “哎呦~别亏人家嘛~好歹人家也是学校的乳牛3姬耶!多少人想跟老娘一起睡觉啊!”小卉翘起嘴娇嗔说。

    “好啦、好啦~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轻捏小卉的双乳笑着说。

    “嘻嘻~小武哥哥应该也很期待暑假吧,到时小武哥哥就可以尽情的玩弄小母狗的身体啰~”小卉淫媚的笑着。

    “是啊,这次我还可以一次玩弄两只大奶母狗呢!”

    好不容易考完期末考的最后一天,当天下午我和小卉两正副社长就被嘉豪、小柯他们逼的去开麻将社的大门,好一解他们累积已多时的赌瘾,其他的社员也跟着一蜂窝的报到。

    因为小薇考完有点累,所以就没打算跟我们来麻将社,而玲玲故意说她有东西放在社办忘记拿,想顺便和我们一去社办。到了社办开了门,让嘉豪、小柯等赌鬼开始大战后,平时乖巧文静的湘妤也随后出现在社办帮忙顾场子,于是我和小卉、玲玲也就放心的在社长室内偷偷亲热。

    突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看一下来电显示,发现是佩佩打来的。

    我接起电话兴奋的问说:“呵呵~大主播找我有事吗?”

    一听到是佩佩打来的电话,小卉的俏脸显得有些不耐烦。

    “嘻嘻~当然是有好康的啊,小武哥哥放暑假了吗?有没有计划想要去哪边玩啊?”佩佩热情的问我。

    “还没有决定耶,大主播不是很忙吗?怎么会有空找我出去玩?”

    “哎呦~因为人家刚刚辞去主播的工作了啊,所以现在时间还蛮多的。”佩佩撒娇回说。

    “也是啦~那佩佩姐有什么计划吗?”

    “嘻嘻~当然有啊,人家早在8月份就有预订出国旅游的行程,到时后你还可以带小薇一起来喔。”佩佩兴奋的回答。

    “真的吗?要出国玩?原来佩佩姐早就准备好啦!”我惊喜的大叫。

    “呵呵~就当作是感谢你帮我们家照顾玲玲嘛~”

    “吼~姊姊你偏心啦!人家也要跟小武一起去啦!”一旁的玲玲听到我对佩佩说的话,马上大声抗议!小卉也一脸不悦的盯着我看。

    “哈哈~看来小卉、玲玲也想跟着去耶~”我看了看小卉和玲玲,马上对佩佩笑着说。

    “我听到了啦~早就知道她们也一定会跟去,所以我也帮她们算进来了,小武哥哥这次可以一次和4个大美女一起出国旅游喔!”佩佩暧昧的笑着说。

    “想不到佩佩姐这次这么大方啊!”我感动的回说。

    “嘻嘻~没什么啦~因为上次小薇没有来,所以我才想找有机会大家好好培养感情嘛~好啦,有人要找我接洽以后的工作,先这样啰,Bye Bye~”

    “嗯,好~佩佩姐先去忙吧。”

    跟佩佩道别后,我把手机结束通话。

    “哼~刚刚那骚主播又想打什么主意了啊?”小卉看我和佩佩结束对话,马上语气冰冷的问我。

    “没有啊~佩佩只是想要找我们几个人去一起出国去玩,问我们有没有空而以啦~”

    “是吗?姊姊应该只想带你一个人去吧!”玲玲嘟着小嘴吃醋的说。

    “没、没有,佩佩才没这幺小气,她早订好国外的行程,要我们5个人一起出去玩啦!”我赶紧替佩佩解释说。

    “那就好,算姊姊还有点良心。”

    “哼~”

    小卉和玲玲听了我的解释,警戒的表情才放松下来。

    正当我还想继续和小卉、玲玲亲热时,社长室的门口被敲了起来。

    叩~叩~叩~

    “小武社长在吗?”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妈的!这狐狸精又想干嘛!?”小卉一听是筱仙的声音,表情马上不悦的骂说。

    但碍于筱仙知道我和这些大奶妹的秘密,我也只能无奈的走到门边,才一打开被上锁的门,立即可以看到穿着清凉的筱仙站在门外,而湘妤也跟着站在筱仙的后面。

    “嘻嘻~我有事想跟小武社长讨论,现在可以进去吗?”筱仙先机灵的用目光扫了房间一遍,接着才一脸亲切的问我。

    “当、当然可以。”

    等筱仙进到社长室,从门口可以看到嘉豪、小柯、阿强等男社员用羡慕的眼神看着我,巴不得也冲进来和这些大奶妹共处一室! XD

    “呃,湘妤,那外面的场子就交给你顾啰~”

    “好,我知道了。”湘妤毫无异议的点头答应。

    对湘妤回报一个微笑后,我放心的关上门,内心想着这个有点天然呆的大小姐还真是听话,以后要是在社长室偷情,把风的工作交给她就对了!! XD

    接着等我一转身,筱仙马上肆无忌惮的扑了上来抱住我,低头往她白皙的胸口看去,单薄宽松的衣领深处,两团跟屁股肉一样大的乳肉,紧紧的夹成一条深邃的事业线!!

    “嗯嗯~现在都已经放暑假了,人家什么时候才可以和小武老公亲热啊?”筱仙一脸哀怨的撒娇说,还拼命将胸前的榴莲奶往前顶!

    “小、小姐,今天也才刚考完期末考啊!”我一脸无奈的提醒筱仙说。

    “不管啦~人家等不及了嘛~”

    “哼!你这狐狸精是在急什么!?你不是还有根黑金刚可以自慰吗!?”小卉突然插话嘲讽筱仙说。

    “黑金刚?……你是说大卫的老二吗?拜托,中年老头哪来的干劲,要不是看在他有钱,不然我还不想在床上跟他演戏呢!”筱仙欲求不满的抱怨说。

    “胡筱仙!你能不能有点廉耻啊!?拿了男人的钱,还嫌对方性无能!?”玲玲忍不住替这个叫大卫的中年男子叫屈。

    “咯咯~我肯和他上床也算扯平了,反正男人还不是看上我的大奶奶才想跟我做爱的吗!?”筱仙颇不以为意的笑着说。

    “靠!你这下贱无耻的妓女!只要男人有钱就可以嫖你就对了啦!?”小卉不爽的呛说。

    “嘻嘻~有收钱叫妓女,没收钱叫炮友,你们也没比我好多少啊!”筱仙依然笑脸迎人的反呛小卉。

    “妈的!什么没好多少!老娘再怎么淫荡,也只有给小武一个人干!比你这下贱的公共汽车好多了啦~!”小卉情绪激动的回骂。

    “吼~!就是啊!我也才不像你这么随便好吗!”玲玲也一脸不悦的附和。

    “嘻嘻~这样啊?所以要是以后我也只跟小武老公一个人做爱,你们就可以接受我当小武的小老婆吗?”筱仙机伶的反问小卉和玲玲。

    “呃!……想太多!我和玲玲才不会承认你是小武的小老婆啦!”小卉愣了一下,急忙反驳说。

    “就、就是啊!……胡筱仙你想得美!”玲玲情绪紧张的再度附和说。

    “好、好了,三位大美女,请你们不要吵了,外面还有不少人正在打牌,你们也不想被他们听到你们私下的性行为吧。”看小卉她们3女吵个不停,我赶紧出面缓颊说。

    “哎呦~人家也不想吵架啊,还不是小卉副社长她先动口的~”筱仙语气娇嗲的装无辜说。

    “妈的!你这女人……”小卉咬牙切齿的咒骂,并作势要上前和筱仙大干一场。

    “小卉!求求你先冷静一下啦!别把事情搞砸啊!!”我哀求小卉说。

    “对啊~小卉你别这么冲动啦~”玲玲也赶劝阻小卉。

    “……哼~!!”小卉看我和玲玲出面,瞪了筱仙一眼,气呼呼的坐在社长室的床上。

    筱仙看小卉老虎无牙的模样,外观天真无邪的脸蛋露出些许胜利的神情,接着眉头一皱,哀苦的对我撒娇说:“呜呜~小武老公,人家最近在社办里都很乖耶,什么时候才可以用大鸡巴奖赏小淫狗啊!?”

    筱仙不愧是擅长勾引男人的资深狐狸精,光是‘老公’两字尾音拉高,又酥又麻的娇嗲语调,再配上一对绝世无双的榴莲大奶,对于这样的肉弹攻势,没有几个男人可以受的了的!

    但我小武岂是普通的男人,要不是碍于小卉、玲玲在场,老子当场就……不是,是好歹老子也见识过不少的大风(乳)大浪(奶),定力还是有的!!

    “呃、这个、总之,现在小薇还在学校,所以你还是先忍忍,要是真的等不及的话,外面正在打牌的男人里,搞不好会有个适合你的好男人咧~”我急忙搬出小薇的名号挡住筱仙,并暗中劝她转移目标。

    “嘻嘻~全麻将社里只有小武老公是好男人!其他的都是苍蝇!既然这样,那只要小薇一不在,小武老公一定要马上找人家Happy喔!”筱仙脸不红气不喘的对我淫笑约定说。

    妈、妈的!筱仙你这狐狸精怎么能淫贱成这样!?明明就是你爱穿清凉的衣服色诱男人的目光,现在居然还嫌他们都是苍蝇!?……不过,要是真的有苍蝇会打麻将也是挺厉害的!

    “好、好,当然没问题。”我一脸尴尬的答应筱仙的要求,同时也可以感觉到小卉和玲玲充满杀气的目光!!

    “那就这样说定啰!”

    和筱仙打完手指勾勾,筱仙才心满意足的准备离开社长室。

    当我陪筱仙走出社长室,麻将社办大门忽然走进两个女生的身影,光是看到身上那对凶猛爆乳的标志,就知道是乳牛3姬之一的可莉。

    “靠!怎么可莉又来了?”

    “妈的!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看到可莉和君儿的出现,社办里不少人都发出低声的惊叹,不只是他们,连我这个农场主人都非常讶异可莉会在这时候出现。

    “请问小武社长你现在有空吗?”可莉故意无视社办内不少猪哥目光,语气平和的问我。

    “当、当然有。”

    听到我和可莉的对话,筱仙表情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愣了一下,但随即笑着对我说:“看来小武社长有事要忙,那我就先看别人打牌啰~”

    “好,你就忙你的吧。”

    而第一次看到筱仙胸前那对巨爆乳,就算是号称乳牛的可莉也是略感惊讶。可莉客气的对筱仙点头示意后,筱仙才转身离开,一旁的阿强马上趁机殷勤的问筱仙是不是要喝饮料。

    “呃,不知道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我问可莉和君儿说。

    “当然有,我们去你们的社长室讲好了。”君儿语气有些急促的回答。

    于是我和小卉、可莉、君儿进到社长室,因为玲玲不是干部不方便在场,所以拿了东西跟我们道别后就先回宿舍去了。

    关上房门,我对可莉和君儿说:“那现在可以说了吗?”

    “是这样的,原先我们两社要比赛的事情,我和君儿可能有些新的要求。”可莉表情为难的对我和小卉说。

    “靠!你们还有什么新要求?当初比赛条件不是都讲好了吗?没种的话,就不要跟我们比啊!”小卉有些不耐烦的说。

    “拜托!这1、2礼拜是期末考,我们哪有时间练习麻将啊!”君儿不客气的反驳,并露出她不满的情绪。

    “这……也是啦,那你们打算如何?”我看着可莉问说。

    “我和君儿讨论的结果,是希望小武社长可以让我和君儿两人在麻将社和你们的社员练习一些时间之后,我们再来比赛。”可莉说出她们来的目的。

    听到可莉的要求,小卉脸色一变大骂说:“靠!当老娘是笨蛋吗!最好是有人会教敌人比赛的技巧啦!”

    “什么话!?我和可莉又不常打麻将,让一些步会怎样!?不然我们来比跳舞啊!”君儿气呼呼的回骂说。

    “好了,君儿你先安静一下,看看小武社长怎么说。”可莉安抚君儿说。

    我看了看可莉那暗藏期待与羞涩的表情,马上可以猜想到她是故意提出这个要求的,毕竟台面上,我和她是不同世界的人……不是,是没啥交集的两个人,若想要可以名正言顺的出现在我身旁,就要找些适当的借口才不会被人起疑。

    “这个嘛……好吧,那我就勉强教你们打牌的技巧,但只有这一个礼拜的时间喔。”我故意犹豫了一会,大方的让步说。

    “什么!?小武你是疯了吗!?”小卉不敢相信的看着我大叫。

    “小卉你这么别生气啊,好歹她们也是麻将新手,让她们一点也没差啦~”我安抚小卉说。

    “靠!如果是赌钱就算了,这次赌的是社办场地耶!”小卉激动的骂我说。

    “喂!你们赌输是让出场地,我们赌输了是要跳上空舞耶!!”君儿立即反呛小卉。

    “哼哼~现在反而是怪罪到我们头上啊?又没人逼你们跟我们比赛!”小卉也不甘示弱的反驳回去。

    “哼!那你们把社办交出来就好啦!”君儿也不悦的回答。

    “唔……好啦!你们不要在吵了,反正我这个麻将社长答应就是了!”看来君儿也是个性强硬的小辣椒,我赶紧出面制止说。

    “什么!?”小卉一脸意外的盯着我,随即把我拉到一旁。

    “妈的!你这臭小子到底是在想什么?这么想把社办拱手让人吗?”小卉怒气冲冲的低声问我。

    “没有啊……但欺负两个新手也未免胜之不武吧。”我解释说。

    “靠!你当我们是稳赢的就对了啦~”小卉没好气的说。

    “嘿嘿~好歹你也赢得第一届麻将大赛的冠军,还怕她们吗!”我笑着安慰小卉。

    “最好是你敢这么放心啦!你不怕比赛当天她们会有新手运吗!?”

    “嘿嘿~就是因为新手打牌没牌理,所以才会有新手运啊,我们当然要趁这机会好好教她们基本牌理,这样我们才不会失算啊!”

    我笑着对小卉解释,但这场麻将对赌不会输的真正理由是,乳牛1号、2号都是我的人,少林队……不是,是热舞社拿什么跟我斗啊!! XD。

    “好~就算你说的有道理,那也不用亲自教导那头笨蛋乳牛吧!”小卉听我讲的有理,继续抱怨她下一个疑惑。

    “这……好歹可莉也是热舞社社长,我这麻将社社长不下去指导也说不过去吧,而且外面一群猪哥虎视眈眈,我可不想麻将社传出性骚扰的丑闻。”我假装担心的回答。

    “哼~你倒是很好心啊,怎么以前都不见你担心过老娘被小A、黑皮那群猪哥偷吃豆腐啊?”小卉突然表情颇吃醋的问说。

    “呵呵~你副社长可是出名的大姊头耶,谁敢对你毛手毛脚啊!”我笑着调侃说。

    “哼哼~老娘眼前就有一个大变态敢啊!”小卉似笑非似的回说。

    看小卉姿态放软,我赶紧亲热的调戏说:“嘿嘿~等正宫娘娘不在,可能就不是毛手毛脚可以解决的~”

    “哼~这暑假可没那么简单了!”小卉淫笑反呛,但碍于可莉、君儿在场,小卉马上又板起脸来。

    “好啦~既然小武都这样说了,老娘也不好说什么。”小卉装大方的说。

    “当然啊,小武才是麻将社的社长啊!”君儿大剌剌的说。

    “靠!你自己不也只是副社长而已!”小卉回骂说。

    “至少我也是乖乖的当副社长,哪像你……”

    “好了,君儿,别再说了。”可莉见小卉让步,赶紧制止君儿说。

    “那么感谢小武社长、小卉副社长的让步,要是日后我和君儿比赛输了,也会输的心服口服的。”可莉神情感谢的继续对我和小卉说。

    “呸、呸、呸!我们才不会输啦~!”君儿急忙大喊。

    “哈哈~到时比赛就见真章了,那你们还有别的事情吗?”我问说。

    “呃、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等一下就可以观摩一下你们打牌的过程。”可莉将头压低,语气有些羞涩的说。

    “靠!你们有必要这么急吗?”小卉大叫。

    “一点都不会,我们只剩下一个礼拜的时间耶!”君儿反驳说。

    “那……好吧,我就带你们练习一下好了。”

    对于这个亲切可人的大奶肉奴,我这个当主人的还是要尽点义务才行。XD

    “小武!”小卉不情愿的叫着。

    “咳~别担心啦~”

    “嗯,那就先谢谢小武社长了。”可莉看到小卉屈服的表情,脸蛋有些得意的微笑答谢。


    作者:altec999999

    (三)小三之乱(上)

    回到麻将社,小卉看我回来,马上问小薇说要喝什么,她可以帮忙买,小薇和玲玲说出她们要的饮料后,小卉也要我跟她一起出去买。

    在前往超商的路上,小卉问我说:“喂,你刚刚怎么抽烟抽这么久?”

    “喔,因为刚刚抽到一半肚子痛跑去拉肚子啦~”我找借口骗说。

    “是吗?可是我看你好像流了不少汗?你该不会背着老娘偷偷去找那不要脸的狐狸精吧!”小卉表情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我。

    “靠!你想太多了吧,小薇还在学校,最好是我敢在这时候去找筱仙啦!而且厕所里又没风扇,我当然会流汗啊!”我急忙反驳说。

    “好啦~人家只是好奇问一下而已,你干麻那么紧张啊?”小卉笑着说。

    看小卉没起怀疑,我内心才松一口气,只能说小卉的第六感还真是敏锐,居然能感应到我刚刚背着她们做的事情!! 囧rz

    “哼哼~你拉我出来有什么事?不会只有要我陪你去买饮料吧。”我装不耐烦的反问小卉。

    “嘻嘻~小武还真聪明,知道人家还有其他的事。”小卉趁四下无人,偷偷抱着我笑吟吟的回答。

    “那有话快说,我还想赶快回去社办看书啦。”

    “咯咯~那正好,小武哥哥你可以不用这么急了,因为人家正想要你期末考故意考烂一点呢!”小卉诡异的笑着说。

    “靠!你要我期末考考烂?那我暑假不就要留在学校暑修!?”我讶异的反问小卉。

    “当然啊,这样小武哥哥才有正当的理由留在宿舍陪人家嘛~”小卉像猫一样温驯的撒娇说。

    听到小卉的解释,我才恍然大悟这淫娃心里打的如意算盘!

    “哼哼~原来是这样,我看你这骚货等正宫娘娘放暑假回去等很久了喔!”我调侃小卉冷笑说。

    “哎呦~别亏人家嘛~好歹人家也是学校的乳牛3姬耶!多少人想跟老娘一起睡觉啊!”小卉翘起嘴娇嗔说。

    “好啦、好啦~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轻捏小卉的双乳笑着说。

    “嘻嘻~小武哥哥应该也很期待暑假吧,到时小武哥哥就可以尽情的玩弄小母狗的身体啰~”小卉淫媚的笑着。

    “是啊,这次我还可以一次玩弄两只大奶母狗呢!”

    好不容易考完期末考的最后一天,当天下午我和小卉两正副社长就被嘉豪、小柯他们逼的去开麻将社的大门,好一解他们累积已多时的赌瘾,其他的社员也跟着一蜂窝的报到。

    因为小薇考完有点累,所以就没打算跟我们来麻将社,而玲玲故意说她有东西放在社办忘记拿,想顺便和我们一去社办。到了社办开了门,让嘉豪、小柯等赌鬼开始大战后,平时乖巧文静的湘妤也随后出现在社办帮忙顾场子,于是我和小卉、玲玲也就放心的在社长室内偷偷亲热。

    突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看一下来电显示,发现是佩佩打来的。

    我接起电话兴奋的问说:“呵呵~大主播找我有事吗?”

    一听到是佩佩打来的电话,小卉的俏脸显得有些不耐烦。

    “嘻嘻~当然是有好康的啊,小武哥哥放暑假了吗?有没有计划想要去哪边玩啊?”佩佩热情的问我。

    “还没有决定耶,大主播不是很忙吗?怎么会有空找我出去玩?”

    “哎呦~因为人家刚刚辞去主播的工作了啊,所以现在时间还蛮多的。”佩佩撒娇回说。

    “也是啦~那佩佩姐有什么计划吗?”

    “嘻嘻~当然有啊,人家早在8月份就有预订出国旅游的行程,到时后你还可以带小薇一起来喔。”佩佩兴奋的回答。

    “真的吗?要出国玩?原来佩佩姐早就准备好啦!”我惊喜的大叫。

    “呵呵~就当作是感谢你帮我们家照顾玲玲嘛~”

    “吼~姊姊你偏心啦!人家也要跟小武一起去啦!”一旁的玲玲听到我对佩佩说的话,马上大声抗议!小卉也一脸不悦的盯着我看。

    “哈哈~看来小卉、玲玲也想跟着去耶~”我看了看小卉和玲玲,马上对佩佩笑着说。

    “我听到了啦~早就知道她们也一定会跟去,所以我也帮她们算进来了,小武哥哥这次可以一次和4个大美女一起出国旅游喔!”佩佩暧昧的笑着说。

    “想不到佩佩姐这次这么大方啊!”我感动的回说。

    “嘻嘻~没什么啦~因为上次小薇没有来,所以我才想找有机会大家好好培养感情嘛~好啦,有人要找我接洽以后的工作,先这样啰,Bye Bye~”

    “嗯,好~佩佩姐先去忙吧。”

    跟佩佩道别后,我把手机结束通话。

    “哼~刚刚那骚主播又想打什么主意了啊?”小卉看我和佩佩结束对话,马上语气冰冷的问我。

    “没有啊~佩佩只是想要找我们几个人去一起出国去玩,问我们有没有空而以啦~”

    “是吗?姊姊应该只想带你一个人去吧!”玲玲嘟着小嘴吃醋的说。

    “没、没有,佩佩才没这幺小气,她早订好国外的行程,要我们5个人一起出去玩啦!”我赶紧替佩佩解释说。

    “那就好,算姊姊还有点良心。”

    “哼~”

    小卉和玲玲听了我的解释,警戒的表情才放松下来。

    正当我还想继续和小卉、玲玲亲热时,社长室的门口被敲了起来。

    叩~叩~叩~

    “小武社长在吗?”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妈的!这狐狸精又想干嘛!?”小卉一听是筱仙的声音,表情马上不悦的骂说。

    但碍于筱仙知道我和这些大奶妹的秘密,我也只能无奈的走到门边,才一打开被上锁的门,立即可以看到穿着清凉的筱仙站在门外,而湘妤也跟着站在筱仙的后面。

    “嘻嘻~我有事想跟小武社长讨论,现在可以进去吗?”筱仙先机灵的用目光扫了房间一遍,接着才一脸亲切的问我。

    “当、当然可以。”

    等筱仙进到社长室,从门口可以看到嘉豪、小柯、阿强等男社员用羡慕的眼神看着我,巴不得也冲进来和这些大奶妹共处一室! XD

    “呃,湘妤,那外面的场子就交给你顾啰~”

    “好,我知道了。”湘妤毫无异议的点头答应。

    对湘妤回报一个微笑后,我放心的关上门,内心想着这个有点天然呆的大小姐还真是听话,以后要是在社长室偷情,把风的工作交给她就对了!! XD

    接着等我一转身,筱仙马上肆无忌惮的扑了上来抱住我,低头往她白皙的胸口看去,单薄宽松的衣领深处,两团跟屁股肉一样大的乳肉,紧紧的夹成一条深邃的事业线!!

    “嗯嗯~现在都已经放暑假了,人家什么时候才可以和小武老公亲热啊?”筱仙一脸哀怨的撒娇说,还拼命将胸前的榴莲奶往前顶!

    “小、小姐,今天也才刚考完期末考啊!”我一脸无奈的提醒筱仙说。

    “不管啦~人家等不及了嘛~”

    “哼!你这狐狸精是在急什么!?你不是还有根黑金刚可以自慰吗!?”小卉突然插话嘲讽筱仙说。

    “黑金刚?……你是说大卫的老二吗?拜托,中年老头哪来的干劲,要不是看在他有钱,不然我还不想在床上跟他演戏呢!”筱仙欲求不满的抱怨说。

    “胡筱仙!你能不能有点廉耻啊!?拿了男人的钱,还嫌对方性无能!?”玲玲忍不住替这个叫大卫的中年男子叫屈。

    “咯咯~我肯和他上床也算扯平了,反正男人还不是看上我的大奶奶才想跟我做爱的吗!?”筱仙颇不以为意的笑着说。

    “靠!你这下贱无耻的妓女!只要男人有钱就可以嫖你就对了啦!?”小卉不爽的呛说。

    “嘻嘻~有收钱叫妓女,没收钱叫炮友,你们也没比我好多少啊!”筱仙依然笑脸迎人的反呛小卉。

    “妈的!什么没好多少!老娘再怎么淫荡,也只有给小武一个人干!比你这下贱的公共汽车好多了啦~!”小卉情绪激动的回骂。

    “吼~!就是啊!我也才不像你这么随便好吗!”玲玲也一脸不悦的附和。

    “嘻嘻~这样啊?所以要是以后我也只跟小武老公一个人做爱,你们就可以接受我当小武的小老婆吗?”筱仙机伶的反问小卉和玲玲。

    “呃!……想太多!我和玲玲才不会承认你是小武的小老婆啦!”小卉愣了一下,急忙反驳说。

    “就、就是啊!……胡筱仙你想得美!”玲玲情绪紧张的再度附和说。

    “好、好了,三位大美女,请你们不要吵了,外面还有不少人正在打牌,你们也不想被他们听到你们私下的性行为吧。”看小卉她们3女吵个不停,我赶紧出面缓颊说。

    “哎呦~人家也不想吵架啊,还不是小卉副社长她先动口的~”筱仙语气娇嗲的装无辜说。

    “妈的!你这女人……”小卉咬牙切齿的咒骂,并作势要上前和筱仙大干一场。

    “小卉!求求你先冷静一下啦!别把事情搞砸啊!!”我哀求小卉说。

    “对啊~小卉你别这么冲动啦~”玲玲也赶劝阻小卉。

    “……哼~!!”小卉看我和玲玲出面,瞪了筱仙一眼,气呼呼的坐在社长室的床上。

    筱仙看小卉老虎无牙的模样,外观天真无邪的脸蛋露出些许胜利的神情,接着眉头一皱,哀苦的对我撒娇说:“呜呜~小武老公,人家最近在社办里都很乖耶,什么时候才可以用大鸡巴奖赏小淫狗啊!?”

    筱仙不愧是擅长勾引男人的资深狐狸精,光是‘老公’两字尾音拉高,又酥又麻的娇嗲语调,再配上一对绝世无双的榴莲大奶,对于这样的肉弹攻势,没有几个男人可以受的了的!

    但我小武岂是普通的男人,要不是碍于小卉、玲玲在场,老子当场就……不是,是好歹老子也见识过不少的大风(乳)大浪(奶),定力还是有的!!

    “呃、这个、总之,现在小薇还在学校,所以你还是先忍忍,要是真的等不及的话,外面正在打牌的男人里,搞不好会有个适合你的好男人咧~”我急忙搬出小薇的名号挡住筱仙,并暗中劝她转移目标。

    “嘻嘻~全麻将社里只有小武老公是好男人!其他的都是苍蝇!既然这样,那只要小薇一不在,小武老公一定要马上找人家Happy喔!”筱仙脸不红气不喘的对我淫笑约定说。

    妈、妈的!筱仙你这狐狸精怎么能淫贱成这样!?明明就是你爱穿清凉的衣服色诱男人的目光,现在居然还嫌他们都是苍蝇!?……不过,要是真的有苍蝇会打麻将也是挺厉害的!

    “好、好,当然没问题。”我一脸尴尬的答应筱仙的要求,同时也可以感觉到小卉和玲玲充满杀气的目光!!

    “那就这样说定啰!”

    和筱仙打完手指勾勾,筱仙才心满意足的准备离开社长室。

    当我陪筱仙走出社长室,麻将社办大门忽然走进两个女生的身影,光是看到身上那对凶猛爆乳的标志,就知道是乳牛3姬之一的可莉。

    “靠!怎么可莉又来了?”

    “妈的!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看到可莉和君儿的出现,社办里不少人都发出低声的惊叹,不只是他们,连我这个农场主人都非常讶异可莉会在这时候出现。

    “请问小武社长你现在有空吗?”可莉故意无视社办内不少猪哥目光,语气平和的问我。

    “当、当然有。”

    听到我和可莉的对话,筱仙表情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愣了一下,但随即笑着对我说:“看来小武社长有事要忙,那我就先看别人打牌啰~”

    “好,你就忙你的吧。”

    而第一次看到筱仙胸前那对巨爆乳,就算是号称乳牛的可莉也是略感惊讶。可莉客气的对筱仙点头示意后,筱仙才转身离开,一旁的阿强马上趁机殷勤的问筱仙是不是要喝饮料。

    “呃,不知道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我问可莉和君儿说。

    “当然有,我们去你们的社长室讲好了。”君儿语气有些急促的回答。

    于是我和小卉、可莉、君儿进到社长室,因为玲玲不是干部不方便在场,所以拿了东西跟我们道别后就先回宿舍去了。

    关上房门,我对可莉和君儿说:“那现在可以说了吗?”

    “是这样的,原先我们两社要比赛的事情,我和君儿可能有些新的要求。”可莉表情为难的对我和小卉说。

    “靠!你们还有什么新要求?当初比赛条件不是都讲好了吗?没种的话,就不要跟我们比啊!”小卉有些不耐烦的说。

    “拜托!这1、2礼拜是期末考,我们哪有时间练习麻将啊!”君儿不客气的反驳,并露出她不满的情绪。

    “这……也是啦,那你们打算如何?”我看着可莉问说。

    “我和君儿讨论的结果,是希望小武社长可以让我和君儿两人在麻将社和你们的社员练习一些时间之后,我们再来比赛。”可莉说出她们来的目的。

    听到可莉的要求,小卉脸色一变大骂说:“靠!当老娘是笨蛋吗!最好是有人会教敌人比赛的技巧啦!”

    “什么话!?我和可莉又不常打麻将,让一些步会怎样!?不然我们来比跳舞啊!”君儿气呼呼的回骂说。

    “好了,君儿你先安静一下,看看小武社长怎么说。”可莉安抚君儿说。

    我看了看可莉那暗藏期待与羞涩的表情,马上可以猜想到她是故意提出这个要求的,毕竟台面上,我和她是不同世界的人……不是,是没啥交集的两个人,若想要可以名正言顺的出现在我身旁,就要找些适当的借口才不会被人起疑。

    “这个嘛……好吧,那我就勉强教你们打牌的技巧,但只有这一个礼拜的时间喔。”我故意犹豫了一会,大方的让步说。

    “什么!?小武你是疯了吗!?”小卉不敢相信的看着我大叫。

    “小卉你这么别生气啊,好歹她们也是麻将新手,让她们一点也没差啦~”我安抚小卉说。

    “靠!如果是赌钱就算了,这次赌的是社办场地耶!”小卉激动的骂我说。

    “喂!你们赌输是让出场地,我们赌输了是要跳上空舞耶!!”君儿立即反呛小卉。

    “哼哼~现在反而是怪罪到我们头上啊?又没人逼你们跟我们比赛!”小卉也不甘示弱的反驳回去。

    “哼!那你们把社办交出来就好啦!”君儿也不悦的回答。

    “唔……好啦!你们不要在吵了,反正我这个麻将社长答应就是了!”看来君儿也是个性强硬的小辣椒,我赶紧出面制止说。

    “什么!?”小卉一脸意外的盯着我,随即把我拉到一旁。

    “妈的!你这臭小子到底是在想什么?这么想把社办拱手让人吗?”小卉怒气冲冲的低声问我。

    “没有啊……但欺负两个新手也未免胜之不武吧。”我解释说。

    “靠!你当我们是稳赢的就对了啦~”小卉没好气的说。

    “嘿嘿~好歹你也赢得第一届麻将大赛的冠军,还怕她们吗!”我笑着安慰小卉。

    “最好是你敢这么放心啦!你不怕比赛当天她们会有新手运吗!?”

    “嘿嘿~就是因为新手打牌没牌理,所以才会有新手运啊,我们当然要趁这机会好好教她们基本牌理,这样我们才不会失算啊!”

    我笑着对小卉解释,但这场麻将对赌不会输的真正理由是,乳牛1号、2号都是我的人,少林队……不是,是热舞社拿什么跟我斗啊!! XD。

    “好~就算你说的有道理,那也不用亲自教导那头笨蛋乳牛吧!”小卉听我讲的有理,继续抱怨她下一个疑惑。

    “这……好歹可莉也是热舞社社长,我这麻将社社长不下去指导也说不过去吧,而且外面一群猪哥虎视眈眈,我可不想麻将社传出性骚扰的丑闻。”我假装担心的回答。

    “哼~你倒是很好心啊,怎么以前都不见你担心过老娘被小A、黑皮那群猪哥偷吃豆腐啊?”小卉突然表情颇吃醋的问说。

    “呵呵~你副社长可是出名的大姊头耶,谁敢对你毛手毛脚啊!”我笑着调侃说。

    “哼哼~老娘眼前就有一个大变态敢啊!”小卉似笑非似的回说。

    看小卉姿态放软,我赶紧亲热的调戏说:“嘿嘿~等正宫娘娘不在,可能就不是毛手毛脚可以解决的~”

    “哼~这暑假可没那么简单了!”小卉淫笑反呛,但碍于可莉、君儿在场,小卉马上又板起脸来。

    “好啦~既然小武都这样说了,老娘也不好说什么。”小卉装大方的说。

    “当然啊,小武才是麻将社的社长啊!”君儿大剌剌的说。

    “靠!你自己不也只是副社长而已!”小卉回骂说。

    “至少我也是乖乖的当副社长,哪像你……”

    “好了,君儿,别再说了。”可莉见小卉让步,赶紧制止君儿说。

    “那么感谢小武社长、小卉副社长的让步,要是日后我和君儿比赛输了,也会输的心服口服的。”可莉神情感谢的继续对我和小卉说。

    “呸、呸、呸!我们才不会输啦~!”君儿急忙大喊。

    “哈哈~到时比赛就见真章了,那你们还有别的事情吗?”我问说。

    “呃、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等一下就可以观摩一下你们打牌的过程。”可莉将头压低,语气有些羞涩的说。

    “靠!你们有必要这么急吗?”小卉大叫。

    “一点都不会,我们只剩下一个礼拜的时间耶!”君儿反驳说。

    “那……好吧,我就带你们练习一下好了。”

    对于这个亲切可人的大奶肉奴,我这个当主人的还是要尽点义务才行。XD

    “小武!”小卉不情愿的叫着。

    “咳~别担心啦~”

    “嗯,那就先谢谢小武社长了。”可莉看到小卉屈服的表情,脸蛋有些得意的微笑答谢。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