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秘密战线

    发布时间:2020-02-24 20:52:37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此后马不停蹄,人民解放军刘邓所部横扫西南,彭德怀率35兵团转战西北,追歼国民党残部,国民党残部纷溃败,向西南鼠窜,其中一部分占山为王,成为我国西南边陲匪患的根源。


      1950年春,云贵以南。栖凤山区,连绵百余里,


      第五章


      范赵文同坐在太师椅上,看了看左侧的一团长张彪和二团长王招财,转过头对坐在右侧的王文清道:“王特派员,张团长刚才抓住了那名神密的共党女联络员,竟然就是上宫绮云,那就看王特派员了,务必要使那个娘们开口,让她供出我们内部还有谁是共军的奸细。”


      “是,司令。”王文清心里一紧,上宫绮云同志被俘了,要不是为了掩护他,上宫绮云也不会暴露身份,自已该什么办呢?


      范赵文同、张彪、王招财、和王文清在两名卫兵的带领下,通过曲折的山洞在壁上火把的照明下来到一个位于山腹深处的石牢。


      石牢前的木门前站着两名卫兵,见到范赵文同,马上一个立正:“范司令。”


      范赵文同摘下白手套,道:‘带出来。“


      两名卫兵进入石牢一会儿,柳眉如画,长发飘扬,身着素target="_blank">class="innerlink">色旗袍的上宫绮云被两名卫兵架了出来,她的左侧肩上还流着血,那是刚才被张彪击中的伤口,随着她的迈动,两截洁白的玉腿从她旗袍的开叉处露了出来,看得张彪和王招财直吞口水。


      两名卫兵拉起上宫绮云的头发使她仰起头。


      上宫绮云睁开美目,盯着范赵文同。


      范赵文同,看了看上宫绮云那白皙绝美的容貌道:‘绮云妹子,真没想到共党的神密联络员会是你


      ,说,跟你联系的人是谁?“


      上宫绮云看看范赵文同大笑道:‘范司令,解放军快来了,你们的日子不会长,快投降可能还有条活路给弟兄们走。”


      “闭嘴。快说,联系人是谁?”


      “------”


      “妹子,你我同属女人,我这有些法子任何女人都忍受不住的,还是快说吧,要不然本司令也护不住你,张团长可是对你很有兴趣啊!”旁边的张彪发出class="innerlink">淫秽的笑声。


      “不知道。”上宫绮云道。


      “带走。“范赵文同手一挥,两名卫兵将上宫绮云带到刑讯室。


      上宫绮云的双手被捆在一起,两名赤着上身露着一身横肉的打手将上宫绮云拖到一根横梁下,一个铁钩从横梁上垂下钩住姑娘的手腕上的绳子,一拉,上宫绮云便被吊了起来,她的双脚刚刚碰到地


      接着两名打手又拉开她的双腿,将她的鞋子脱掉,将她两只白赛羊脂的玉足攥在固定在地上的两个铁圈内。


      上宫绮云闭上了双眼,她知道落在这群穷凶极恶的土匪手里,凌侮是难以避免了,她后悔为什么没将初夜交给王文清,她看了看王文清,王文清身子一抖,转过头去。


      范赵文同来到上宫绮云的身前道:“妹子,你还有机会,说吧,我可以不计前嫌。”


      上宫绮云摇了摇头。


      范赵文同,脸色一变狞笑道:“妹子,那可不要怪我了。”她冷冷转过头对张彪


      道:“张团上,你不是早就想上她了吗,给我扒光了,好好干干她吧。”


      张彪class="innerlink">淫笑着来到上宫绮云身前,淫笑着撕开上宫绮云的旗袍前褥,半截雪白的胸肌露了出来,一块月白色的抹胸紧紧束住上宫绮云胸部那两只早已发育完整的肉团。


      上宫绮云的娇颜一下子红了起来,她闭上双眼,心里想着王文清,本来这奥秘的一切是属于王文清一个人的。


      张彪淫笑着用力将手从上宫绮云的乳沟内探进去,拉断了上宫绮云月白色的抹胸,上宫绮云惊叫一声,她那两只极富弹性,白皙柔软的奶子立即跳了出来,在胸部魏魏晃动,点缀着的两粒红梅也晃动不止,看得张彪淫心大发,探手在上宫绮云那两只大奶子上抓捏了几把,就急不可迫的撩起姑娘那下垂着的旗袍的下摆,将姑娘旗袍的下摆揭起撩到姑娘的纤腰部,上宫绮云胯下那两条洁白圆滑的玉腿全呈现出来,张彪粗糙的大手捂上上宫绮云细腻的玉腿。


      上宫绮云轻轻颤动了一下,莹晶的泪珠终于从她紧闭的美目中滴了下来。张彪的大手渐渐向上,他淫笑着轻轻拉开姑娘的红色内裤,将手指伸进内裤中黑色阴毛露出来的地方。


      “哦”上宫绮云轻轻哼了一声。


      “哧”一声,张彪拉断了姑娘的小裤叉,将姑娘的小裤叉从姑娘的左腿退下来一直到了姑娘的脚腕上,然后又用力撕开了姑娘的旗袍。上宫绮云那美妙的玉体完全呈现在土匪的眼前,胸前乳峰高耸


      两条洁白修长的玉腿中间,又浓又黑的阴毛像泼墨般从平坦的小腹下呈倒三角形向下沿伸。


      张彪 的手伸进上宫绮云的阴毛丛中,分开阴毛找出了中间的两片紧紧闭合着的阴唇正想将它们翻开来。


      “住手。”范赵文同命令道。张彪一脸失望得看着范赵文同道“司令”。


      范赵文同来到上宫绮云的身侧用手托了托她那两只高耸的乳房笑道:“妹子,难怪男人看了喜欢,姐姐看了都忍不住想要捏一捏,这可是姐姐最后的忠告了,说出来吧,啧,啧,要不然瞧妹子这一身细皮嫩肉可就可惜了。”


      上宫绮云的身子明显的动了动但她没有出声。


      范赵文同终于色变她知道不用刑休想打开她的口。“哼”范赵文同冷冷哼了一声道:“妹子,这可是你自找的。”


      “王特派员,那可就要看你的了。”


      王文清身体一震,朝上宫绮云看去,上宫绮云的身子那高耸的乳房,平滑的小腹,芳草凄美的阴部是那样深深吸引着她。上宫绮云雪白的贝齿轻轻咬了咬下唇,羞涩地朝王文清轻轻点点头,失身于那些土匪还不如失身于心爱的人手中。


      王文清慢慢过去,他含住了上宫绮云的一只乳头,在嘴里不信住又吸又咬,另一只手则探手捏住了姑娘的另一只乳房,并用大腿不住磨擦上宫绮云玉腿根敏感的部位。


      上宫绮云渐渐得起了反应,她的身体开始发热,双颊的桃红更著了,秀巧的鼻腔中发出了轻轻的哼声,她的阴户在王文清大腿的磨擦下渐渐湿润了起来。


      范赵文同和一众人坐在刑室内的几张椅子上看着这一幕,张彪和王招财早已喘起粗气。


      王文清搂住上宫绮云挤捏着她的乳房看着她的眼睛,上宫绮云的眼睛中含着羞涩与期待,她向王文清再度点点头,以低不可闻的声音道:“文清哥,你进来吧,死前能和你交欢一次,死已无憾了。


      ”,男儿热泪从王文清眼中流出,他借着吸舔上宫绮云的乳房将泪水拭去,然后他蹲下来,轻轻分开上宫绮云那两片阴唇,将阴茎抵上去,搂紧上宫绮云,双手搂着上宫绮云的玉臀将她玉臀向身侧一收,阴茎立即插进去半根。王文清感到上宫绮云的身子抖动了一下,整个人都绷紧了,王文清慢下来将阴茎从上宫绮云阴道中抽出一点,再插进去,如此几次,上宫绮云皱紧的柳眉舒展开来,王文清感到上宫绮云的阴道湿润了起来。王文清即痛苦又快乐地抽插着,朦胧中他感到下体一阵颤动他射精了。


      范赵文同赞赏的拍拍王文清的肩道:“特派员不愧是忠于党国的俊才。”转头对一氏名卫兵道:“王特派员累了,送他回去休息。”


      王文清面临一生最难的决择,一面是他的亲密战友,一面是剿匪大计。


      呈人字形吊着的上宫绮云,晃了晃赤裸的玉体骂道:“范赵文同,你们这群丧尽天良的畜生,解放军就要来了你们的末日快到了,决计不会让你们的阴谋得呈的。”


      王文清眼角湿润了,他知道上宫绮云在暗示他,情报已经送出。


      一偏头,王文清咬咬牙,转头出去了。


      刑室的门慢慢关上,张彪和王招财二人开始轮奸上宫绮云,上宫绮云美目紧闭,秀眉紧皱,雪白的牙齿紧紧咬着下唇,一声不哼的任由二人不停地变着花样轮污着,她的玉体不住地随着两人大力的冲击而晃动着,只有从她不时扭曲的俏脸看得出她有多痛苦。


      浓白的精液和污水不时从她那两条洁白修长而又光洁圆滑的玉腿中央的小缝隙中流出来,一部分直接滴在地上,一部分则沿着她的玉腿向下流,她的两片嫩红的大阴唇在张彪大肉棍的冲刺下不停地翻出class="innerlink">穴外,带出片片污渍。


      范赵文同看着上宫绮云在两人的抽插下不停地陷入痛苦的深渊,她感到自已的阴道也湿润了起来,她自负当年自已的容貌也不差,虽然比不上上宫绮云的绮年玉貌,现在她已人老色衰,她对年青漂亮的上宫绮云有一种近呼变态的报复心里,接着她又想起王文清,这个手持毛人凤亲笔信,而暗号又准确的王特派员该不会是解放军的奸细,可她总觉得有点不放心,几次试探都证明他是可信的,那奸细会是谁呢?


      “范司令。”范赵文同一震醒来。张彪和王招财已轮奸完毕,上宫绮云低垂着头,秀发批散下来掩住了她的玉容,上宫绮云轻轻抽泣着,两片大张的阴唇中不时滴出精液。


      范赵文同来到刑架前,撩开上宫绮云的秀发道:“妹子,你我姐妹一场说吧,不要再为他们存有任何幻想了,委座就要反攻大陆-------”


      “呸,存幻想的是你们,我什么都不知道。”


      范赵文同沉下了脸看样子她已经恼差成怒了。范赵文同抓起上宫绮云的头发,冷笑了笑道:“那就不要怪大姐我心狠手辣了,来人,给我把她的下身翻开。”


      张彪和王招财急忙照办,一人一侧捏住上宫绮云那两片红嫩湿滑的阴唇向两片翻开,使上宫绮云女人的东西全呈现出来。


      上宫绮云挣扎了一下尖叫道:“你要干什么?”


      范赵文同毫不因为自已也是女人而感到羞愧,她蹲下来樱桃小嘴凑在上宫绮云的阴道口,将香舌从上宫绮云那两片被翻开的阴唇中间伸进去,舌头舔进上宫绮云刚被开垦的阴道内鲜红的皱层嫩壁上


      。


      “哦。”上宫绮云吸了一口凉气.,刚才在两个大男人的轮奸下她也没喘过气。


      范赵文同吸舔的啧啧有声,将腥臭的精液和污物吞了下去。“畜生。”上宫绮云骂了一句。


      范赵文同站起来对两名卫兵道:“用火刑,我就不信打不开你的嘴。”


      两名卫兵从旁边抬来一个火炉,上面放着一些铁丝和烙铁,范赵文同拿起一条皮鞭,阴笑着慢慢转到上宫绮云的身后,上宫绮云看不到范赵文同,这给她受刑带来了心理上的压力。


      “嗖”地一声,上宫绮云打了个颤,这一鞭没有抽在她玉背上,而上打个了空响。


      “妹子,大姐再给你一个机会,说吧。”


      “不知道。”上宫绮云挺了挺身子。


      “啊”上宫绮云感到一阵刀割样的刺痛,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范赵文同的鞭子已在上宫绮云的如雪肌肤上留下一道血横痕。


      “啪、啪、啪”皮鞭不停地落在她洁白的背肌上,上宫绮云痛得脸上冒汗,她的玉背上已留下了数拾道鞭痕,她银牙紧咬,没有吭声,直至昏死。


      冷水将上宫绮云冲醒。


      “妹子,说不说。”


      在得到不的答案后,范赵文同将手中的皮鞭用力抽向上宫绮云那两个丰隆的玉臀和洁白修长的玉腿


      ,浑圆的玉臀上留下了道道鞭痕。


      “啊呀---”上宫绮云突然发出一声撕心的惨叫,她的两条玉腿不住抽动着挣得足下的铁环乱响,两只丰满的乳房也不停地晃动起来,原来范赵文同竟然一鞭子重重抽在上宫绮云两那条玉腿中间裂开的部位。惨叫声中,范赵文同一鞭鞭抽向上宫绮云玉腿根部最娇嫩的部位。


      丰隆阴埠上的阴毛被抽打下来,娇嫩的肉层被打裂了,鲜血渗出来“说不说。”范赵文同嚎叫着,回答她的依然是沉默。


      上宫绮云在酷刑下再次昏死了。她的下体已血肉模糊,泠水从姑娘的头上劈头倒下,又一盆冷水冲在上宫绮云两条被分开大腿的中间,淡红的血水从她身上流下来,好久上宫绮云才缓过一口气。


      “妹子,说不说呀?”


      “呸”上宫绮云抛了抛秀发,一口啐在范赵文司脸上。


      范赵文同掏出一块洁白的手巾拭去口水冷笑道:“妹子再不说可好烙了。”上宫绮云没有吭声,范赵文同狞笑了一声,从刑具中拿起一双长长的铁筷子,从火炉中夹起一棵红红的木碳,来到上宫绮云身前,狞笑着用嘴吹吹木碳,木碳发出了炙热的红光,范赵文同慢慢将木碳靠近上宫绮云丰满乳房上粉红色鲜艳欲滴的奶头。


      上宫绮云感到了威胁,她试图收缩身子,范赵文同用左手捏住姑娘左侧的乳房,将奶头挤捏出来,“说不说。”上宫绮云没有回答。


      范赵文同狠狠地将木碳按在上宫绮云的奶头上。


      “啊-----”上宫绮云发出控制不住的凄叫。


      范赵文同拿开木碳,姑娘洁白乳头上出现了一个小黑点.


      范赵文同将木碳丢回火炉子中“说不说啊。”


      上宫绮云吸了口气冷冷盯着范赵文同没有说话。


      范赵文同眼珠一转,道:“妹子,我会让你开口的。”范赵文同命令张彪


      和王招财将姑娘从刑架上解下,拖到左侧一张粗糙的木制刑橙上,那长形的刑橙下三分之一的地方向上突起一根二寸粗半尺多长的圆木棍,张彪和王招财架起上宫绮云来到那刑橙上,范赵文同狞笑着亲手扒开上宫绮云狭小的肛门,套在木棍上,张彪和王招财按住上宫绮云的两肩淫笑着向下一按。


      上宫绮云一声惨叫,那木棍整根插进姑娘的肛门,接着张彪和王招财两人将姑娘按在刑橙上将她的两条白生生的胳膊反捆在刑橙的背后,接着一人攥住上宫绮云的一只玉足,将她的两条玉腿向两侧劈开,露出她血淋淋的阴户。


      范赵文同将一条细绳子绕过上宫绮云平滑光洁的腹部紧紧捆在刑橙上。


      二名卫兵帮范赵文同端来一盆水,盆中放着一把刷子,范赵文同将水泼在上宫绮云的阴户上,用毛刷轻轻涮去血污,使姑娘的阴部露出来,范赵文同狞笑着将姑娘阴唇两则的阴毛均匀地摊在阴唇两侧,将两片破损的阴唇分开摊在黑亮的阴毛上,上宫绮云淡红的阴户便完完全全的呈现出来,范赵文同狞笑着将两根铁筷子深深地插进姑娘的阴道中。


      上宫绮云美目紧闭着,铁筷子插进她阴道煌的时候她睁开了美目。


      范赵文同狞笑着将两根铁筷子向两侧撑开。姑娘的两片阴唇绷紧了,她的阴道也被撑开来,里面蠕动鲜嫩的肉皱清晰可见。


      范赵文同命令两名卫兵撑开上宫绮云的阴道,亲手从刑具中取起一支带倒钩了探针,狞笑着从姑娘的阴道内伸进云,一名卫兵不失时机的打开电筒,光束照进姑娘的阴道,范赵文同将探险针插进姑娘的子宫口。


      “呀”上宫绮云的两条玉腿肌肉猛然收紧了,猛烈地乱蹬乱踢,累得张彪和王招财死命按住姑娘的两条玉腿。


      范赵文同用力一拉,上宫绮云那鲜红色的子宫被钩出了半截在阴道外,范赵文同冷笑着用手捏了捏


      姑娘的子宫滑滑的硬硬的,子宫口呈扁形,范赵文同冷笑着用一根细长的铁针从被拉出阴道外的半截子宫的横面插进去,一直从另一侧穿出,放开探针,上宫绮云的子宫便被横架在阴道口外,不能缩回去了。


      上宫绮云痛得死去活来,拼命地晃着头,两只乳房巨烈地颤动着,赤裸的玉体上布满汗水,长长的秀发被汗水湿透紧紧贴在秀丽的脸上。


      两名卫兵将铁筷子从她阴道内抽出,姑娘那两片鲜红的阴唇便贴在那粉红的子宫上。


      范赵文同又从火炉中取出一棵火碳狞笑着靠近姑娘的阴部“说不说。”


      上宫绮云吃力地抬起头,看着靠近阴部的木碳,摇了摇头。


      范赵文同将木碳按在姑娘的阴毛丛中,毛发和皮肉的焦臭味同时升起。


      “啊-----啊------”上宫绮云失声惨叫,她的下体死命拱起来,头则拼命向后仰,并撞击着刑橙,似乎这能减轻她下体所受的痛苦,泪水和汗水同时流出来,随着她抛动的秀发抛向四周。


      范赵文同冷笑着看着挣扎惨叫的上宫绮云,将按在姑娘阴毛丛中的木碳不停地呈圆周滚动,上宫绮云那又黑又亮又富光泽的阴毛被木碳燎燃起来,卷曲着片片落下来,阴毛下嫩嫩的襞肉被燃出一个个细小的水泡。


      范赵文同将熄灭的木碳丢回火炉中,她一脚踩在上宫绮云露在阴道外的子宫上狠狠道:‘说不说?“


      “--------”


      范赵文同的皮靴在姑娘的阴部碾动,架住姑娘子宫的铁针陷进了姑娘玉腿根部内侧细嫩的肌肉里,阴部周围的细小水泡也被踩得纷纷破裂。


      刑室内回荡着上宫绮云不似人声的撕心惨叫。


      “说不说?”范赵文同似乎有点歇斯底里,在得知上宫绮云不招后,范赵文同命令张彪和王招财用铁筷子扒开姑娘的子宫,然后她将一壶开水灌进了上宫绮云的子宫内,上宫绮云一声惨嚎她晕死了


      。


      看到张彪和王招财满头大汗范赵文同狠狠地骂了一句:“怎么,受不了了,没用的东西。”


      “不不,司令,这鬼天气太热了,这小妞儿还真能熬,看我把她的油都榨出来。”


      “我累了,接下来看你们了。”范赵文同坐在一张椅子上喝了一口茶。


      冷水一桶桶泼在姑娘的裸体上,上宫绮云终于苏醒过来,张彪和王招财将姑娘的两条玉腿分开分别捆在刑橙的两只脚上,拨出了架在子宫上的铁针,子宫缩回阴道内。


      “说不说?”张彪和王招财的两只皮靴分别踩在姑娘的两只饱满尖挺的玉峰上。


      上宫绮云摇了摇满是汗水的脸。


      两只皮靴重重踩下去,两只玉乳像两团软面,上宫绮云吃力地咬着下唇,她反捆在橙背后的两条白嫩的胳膊绷得紧紧的,两只玉手紧紧握着绳子,她忍了下来没有出声。


      张彪和王招财的两只皮靴又同时踩在姑娘的小腹上。


      “哧”一股带血的水箭从姑娘的阴道内喷射出来,那是她子宫内的开水。


      “哦---”上宫绮云哼了一声,两只脚不停地踩动,水箭一道道从姑娘的阴道内喷出,最远的堪至射出一二米。


      刑橙渐渐被血染红了,那是橙上的木棍撕开了她的菊门,上宫绮云痛不欲生,她大口喘着气。


      “说不说?”


      “---------”


      张彪从刑具中取出一根二寸多粗的铁棍,足有三尺多长,“铛”地一声张彪将铁棍丢进火炉中。


      过一会儿,张彪将铁棍从火炉中取出,铁棍整根发出吓人的暗红色,慢慢地靠近上宫绮云的下身


      上宫绮云闭上了眼睛,两粒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滴落,她知道最后的时刻来了,她吸了口气。


      “张团长,这烧红的铁棍一插这小肉洞,人可就立码去了,明天我可还有其它的计划,这可太便宜她了”范赵文同冷冷道。


      “哟,范司令,瞧我这记性,我差点忘了。”张彪将铁棍丢进水桶中,“哧”水桶中立时冒起一片水气。一会儿张彪才取出铁棍,铁棍已不红了但还是烫手,张彪用姑娘那被扒下的红色内裤裹住铁棍,将铁棍凑到姑娘的阴道口道:“绮云姑娘,你还年青,何必这么认真呢,说吧,活着可多好啊


      !”


      “呸,你们都是畜生,活着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要遭秧呢,动手吧,我什么都不知道”上宫绮云偏过头道。


      张彪偏偏头要王招财帮忙,王招财骑在姑娘的小腹上捏住姑娘的两片阴唇,向两侧扒开,使她的肉洞露出来,张彪伸出一根手指塞进姑娘的阴道内掏了掏,然后狞笑着将烫手的铁棍从上宫绮云那两片薄薄的小阴唇中间的肉洞中插了进去。


      “啊------”上宫绮云发出一声长长的哀嚎,两条玉腿巨烈地痉挛抖动着,铁棍插进了一尺多,张彪双手攥住铁棍的尾部狠狠地用力向姑娘的阴道内插,两片大阴唇也贴着铁棍陷进阴道内。


      上宫绮云一张俏脸完全扭曲了,一双美目暴睁似乎想突出眼眶,她的内眦已睁裂开来,下唇则被银牙咬出了血,赤裸的玉体凄惨地扭动着。


      铁棍一点点插进了她的阴道,再慢慢地插进了子宫,那一阵阵地涨痛和烫热地痛苦使上宫绮云不可抑制地大声惨叫。


      张彪狠狠地用力将铁棍一点点地插向姑娘的阴道深处,上宫绮云玉腿内侧的肌肉一阵痉挛,“哧”地一声一道淡黄的水箭从姑娘的尿道喷射出来,将张彪的脸喷个正着,张彪狠狠地用姑娘的抹胸布拭去尿液,将插入姑娘阴道内二尺多长的铁棍搅动起来。


      “啊—啊-----”上宫绮云哀鸣着。


      “说不说?”


      “-------”王招财看着张彪的捅动,他狞笑着从地上拿起一根铁筷子狞笑道:“绮云姑娘让我再帮帮你。”


      王招财狞笑着来到刑橙前,将铁筷从姑娘的尿道中插了进去。


      上宫绮云下身的三个肉洞全被插进了异物,那无比的撕心巨痛使她再次的昏死了。


      山谷内的小广场上站满了土匪,午后的阳光照耀着这青山绿水的大地,小广场的中间今天不同寻常地摆放着一张长方形的木桌,桌的四周有四个铁环,自从一早范司令说今天下午将在广场上轮奸一名共军的女兵,土匪们早早地便等在这儿。


      下午一时,范赵文同和张彪、王招财等一干领导来到广场,两名卫兵架着一名赤身裸体的美貌姑娘。


      姑娘的体态非常诱人,皮肤雪白,两只乳房耸得高高的,小腹即平又滑,两条玉腿的根部却满是疤痕看样子是受过了酷刑,但是两片虽然红肿但还是很完整。


      两名卫兵将姑娘按在木桌上,将她的四肢扣在铁环中,这时土匪中眼尖的人已认出这是他们当中最出名的冰山美人上宫绮云。


      “上宫绮云。”人群狂叫起来。


      范赵文同双手一抬人群安静下来,范赵文同站在一张椅子上道:“弟兄们,你们没想到吧,她就是共军的奸细,代我好好安慰她吧!”


      王文清没有去广场,他后悔得想自杀,情报已经送出去了,为了大局他将做好里应外合,王文清不知道这一天是什么过的,下午一时开始的轮奸,广场上不时传出姑娘的痛叫声,一直到下午六时,上宫绮云才在匪徒的凌辱中断了气,三百多名土匪在她圣洁的玉体上发泄了兽欲。


      师长李世祥展开手中的地图,这张地图来之不易,是打入敌人内部的侦察员张国柱(王文清)冒死送来的情报。


      “一团长,明天晚上在老乡的带领下准时出发,后天清晨7时准时赶到清凤山发起正面佯攻。”


      “坚决完成任务。”一团长赵昌盛坐下去。


      “二团的任务是堵土匪的后路,在一团发起攻击前完成对夹口岭的合围,不许放走一个。”


      “是”人称铁汉的二团长王国远坐下来。


      “三团一营,务必于7时前跟据地图所示排除清凤山侧翼的雷区,雷区排除后二营将配合一营进攻清凤山,你们将是此次进攻的主力,三营和师特务连将作为师指预备队,随时投入战斗。”


      “明白”战士们齐刷刷站起来。


      范赵文同刚刚起来便听到了急促的枪声。她抓起了手枪。


      一名手下气急败坏地跑进来:“范—范司令,大事不妙了,共—共军打进来了。”


      “慌什么,不可能。”范赵文同对清凤山的防御工事相当有信心,正面是两道百米宽,深不见地的悬崖天险,仅有索桥可过,正面架了五挺重机枪,除非共军能隐身,后面、左面也是悬崖,仅有索框上下平时索框又在上面下面的共军不可能爬上来,除非共军会飞,而右侧面布满了隐蔽的地雷,还有五名暗哨,共军想不声不响地潜进来也是不可能的。


      范赵文同赶到索桥,一团长张彪已经在指挥了,五挺重机枪像五条火龙不时喷出血红的火焰,打得铁索铛铛作响,几名冲上铁桥的战士被扫下了悬崖。


      范赵文同凑到那架扩音机上喊道:“共军弟兄们,不要再来送死了,你们冲不过来的,还是回家生孩子去吧!”“哈哈哈!”周围的土匪跟着笑起来。


      赵昌盛瞄准对面的一名土匪扣动了扳机,那名土匪从沙包内抛了出去,吓得其它的土匪赶紧躲进沙包后。


      ‘轰’一阵猛烈的爆炸,地动山摇。范赵文同心里一惊,后出军火库方向腾起一股烟雾。


      “范司令,范司令,不好了军火库被炸了,我们完了。”


      ‘胡说。”范赵文同一枪毙了那个报信的士兵。


      “张团长你守着我去看看。”


      “什么回事。”范赵文同看着跑过来的王招财道。


      “范司令,他妈的,那个王特派员是共军的奸细,军火库就是他炸的,今次糟了。”


      “妈的,找到他一定要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才解我心头之恨。”范赵文同狠狠骂了一句转头对王招财道:‘二团长先助一团长守住悬崖口,决计不能让共军突破悬崖口。”


      “是”


      右侧响起了撩亮的冲锋号,范赵文同赶到右侧,她看见了满山的解放军,她知道完了,前来拦止的土匪像小草一样倒在地上,范赵文同赶紧跑进她的卧室,那有一处通向山下的秘道。


      范赵文同跑进卧室,揭开床铺,打开了床下的一扇铁门,刚想跨进去,一个硬绷绷的物体已顶在她腰后。


      范赵文同脸色发麻地转过头,眼前是一张英俊的脸,不是王文清还有谁。


      ‘范司令,等你多时了。”


      范赵文同一脸怨毒地盯着王文清道:‘好,好,王文清算我瞎了眼,你到底是谁?”


      “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师侦察员张国柱,范司令投降吧!”


      范赵文同脸上出现一抹红艳,竟笑了笑道“算你们历害,想要抓我,下辈子吧。”说完软软地瘫下去,嘴角流出一丝鲜血。


      一代女匪终于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